设置

关灯

第17章 打死挖墙角的(1)(第1/2页)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田老的这番话,让现场安静的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张秀梅率先反应过来,激动的问道:“田老,您的意思是,我女婿这根人参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且据我观察,这根野人参,年份至少在1100年以上。你们先前所看见玉色如珠的瘤状物,正是人参经过千年的时光产生的变异。据我的研究心得,这些玉色的瘤子里面所包含的能量,比这根千年人参还要强好几倍,这可是宝贝呀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楚鹤松感觉老脸发烫,像被人扇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都怪楚升那臭小子误导了他,要不然他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楚升站在原地,呆若木鸡,浑身冰凉,他万万没有想到,聂北用垃圾袋随便装来的人参,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他对聂北的嘲讽,两人打得赌,他得赶紧离开这儿。

    楚鹤松为了挽回脸面,清咳一声,故作威严地朝着楚升说道:“楚家人绝不当逃兵,如果是男人,就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想当男人,你想当太监,刚才不是很猖狂,说我表姐夫的参是假的吗?现在怎么蔫了?输了就得学狗叫,快学狗叫呀。”

    楚升只感觉自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一样难堪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候,宴会厅门口传来清亮的嗓音:“我是市药监总局吴理事的秘书,今天特代表吴理事,前来恭贺楚清桦先生的回归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药监总局!

    这么大的人物,就连大长老都不认识,怎么可能会知道楚清桦?

    难道是走错了地方?

    楚升原本被众人哧笑变得惨白的脸色,突然激动起来,他赶紧问吴秘书:“你说的吴理事,是不是叫吴之远,他有个儿子叫吴所谓?”

    吴秘书点头道:“正是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楚升顿时直起了腰杆,颇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,朝着众人得瑟道:“看见没,我和吴理事的儿子是大学同学,是好朋友,我昨天给吴公子发了邀请函,还请他多多关照清华叔,没想到老同学如此给力,竟然请动了他父亲过来送贺礼。清华叔,这可是天大的面子!”

    众人的眼神顿时为之一变,纷纷后悔,刚才不该得罪了楚升。

    吴秘书皱了下眉,高声道:“哪位是聂北先生?”

    聂北神色平静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吴秘书陪笑说道:“聂先生,这是我家理事为了欢迎您岳父的回归而准备的礼物,一点心意,还望聂先生能够笑纳。”

    楚升愠怒的说道:“吴秘书,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。吴理事能来送贺礼,那都是看在我是他儿子同学的份上,和这个窝囊废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吴秘书神情冷冷的说道:“我们少爷犯了错,一个月前就被送往国外进行封闭特训,就连理事本人都无法通信,不知道你的邀请函是如何交到他手中的?”

    楚升顿时脸上青白交加,十分

    难看。

    吴秘书又说了几句客气话,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田老恍然大悟,赶紧解释道:“我今天也是来拜访聂先生,顺便恭贺楚先生回归的,没想到被人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楚升触及到田老离开时,那冰冷的目光,心里最后一根弦也彻底崩断。

    不等众人催促,直接跪了下去,哆哆索索的学起了狗叫,叫完后自己抱着头,狼狈的从宴会厅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秀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