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0章 丁嘉薇半夜求助(2)(第1/2页)

    聂北早已经进入古井无波的施针境界,就算丁嘉薇此刻不穿衣服,恐怕他都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反观丁嘉薇倒是面色绯红,娇躯轻颤。

    毕竟那么隐私的地方,连男医生都不曾看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秀梅上厕所的时候,发现女儿房门开着,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聂北呢?”

    “丁小姐找他有事,去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跟着一道去?”

    楚韵疑惑的说道:“他俩有事商量,我去干什么,我又不懂药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秀梅急切道:“我张秀梅聪明一世,怎么生了你这个糊涂蛋?不行,我得马上叫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秀梅拨打聂北的电话,发现居然落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她坐不住了,“小韵,你换衣服,我们去接他。”

    楚韵被母亲拖到了北薇集团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张秀梅急呵呵的问留守的秘书:“我有急事,必须马上见到你们的丁总。我是楚清桦的妻子,他可是北薇集团的股东。”

    秘书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我们丁总正跟男朋友在办公室里约会,现在不方便接见你们,有什么事的话,不如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秀梅听见“男朋友”“约会”几个字眼,立即就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男朋友,她不是约了聂北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就是聂北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秀梅愤怒的跑过去,一脚把门踹开,破口大骂:“聂北,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!当初要不是老娘收留你,你连饭都没得吃,更别提上学了。现在有了一点出息,就学别的男人玩出轨!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两人此时的坐姿实在有点暧昧。

    张秀梅气得大骂:“你这个狐狸精,枉我还把你当好人,你居然勾搭我女婿!”

    楚韵后一步进来,手里多了份夜宵:“妈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聂北小心翼翼的把丁嘉薇的身体放平,果然一根竹针颤巍巍的扎在小腹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张秀梅脸色有些讪讪的:“丁小姐,不好意思啊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丁嘉薇尴尬的笑笑:“没事,我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聂北扎好掌心那针,等待的时段,凑到楚韵面前。

    “媳妇,好香呀,是给我买的煎饺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想你晚上没吃多少,肯定饿了,快点吃吧。”楚韵把筷子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聂北先夹起一只递到楚韵的嘴边:“你帮我尝尝什么馅儿?”

    楚韵吃了个,皱眉道:“买错了,好像是你不怎么爱吃的韭菜鸡蛋馅儿。”

    聂北快速夹一个放进嘴里,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媳妇买的,什么馅儿我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喊,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聂北又喂了她一个,义正严词的说道:“我喊自己的媳妇,天经地义,谁敢笑话我揍他!”

    张秀梅看女婿和女儿很亲密的样子,心里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竹针里面的智慧灵气走完,治疗结束。

    丁嘉薇好

    像睡着了。

    聂北让秘书好好照顾她,带着楚韵和岳母回家了。

    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聂北刚把地铺打好,客厅的固定电话就疯狂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秀梅骂骂咧咧的接了,随即脸色剧变,大声喊着:“聂北,你快起来,丁市长找你!”

    “聂先生,我是丁士杰,有要事相求,请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